中共湖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湖北省监察委员会

客户端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> 廉政要闻 >> 正文

一张粮票的故事

发布时间:2019-10-02 |  来源:湖北省纪委监委网站

最近,一位朋友开玩笑问我:“你们家最值钱的东西是什么?”

“一张全国粮票。”我不加思索地说。

“几十年前的全国粮票发行量较多,现在收藏市场也不怎么值钱啊。”朋友说。

“我这张粮票的价值不在收藏而在故事”。他哪里知道五六十年来,粮票的故事一直在我们家延续,它既是我们国家发展、强大的的见证,也是我们家家风传承的标志。

五十年代中期,为支援国家建设,我的父亲报名从湖北招工到了西北从事火电建设工作。当时是计划经济,粮食是统购统销物资,非农人口凭票购粮吃饭,农业人口只能由生产队按照工分值分粮吃饭。六十年代初,我出生后,家里劳力少人口多,生产队分的粮老是不够吃。这时父亲在外总是省吃俭用,把外省多余的粮票兑换成全国粮票拿回家补贴口粮。

到七十年代初,我已经记事了,老看见别家带着米和油来我家,为的是兑换点全国粮票到外地谋生。一问大人才知道,全国粮票不仅能在全国范围里通用,而且粮票还能配兑食油。此时,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暗暗发誓:长大后能在粮店工作多好啊,那再也不担心没有粮食吃了。于是我偷偷收藏了一张1965年版的1市斤全国通用粮票。

说来也巧,1980年我高考考上一所中专财校,在选择专业时父母说:“孩子,能在粮站工作一直是你的梦想,看有没有这个专业。”于是我毅然报考了粮食专业。两年后我被分配到当地的粮食部门工作,我们十里八湾的村民都羡慕不已。

1982年,是我国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后粮食大丰收的一年,此时农民卖粮积极性空前高涨,都踊跃交纳公粮、余粮,但由于国家仓储条件有限,在农民完成征购、定购任务后只能采取发票限购办法。因此,我参加工作的第一件事就是发行“限购粮票”。领导交待我,既要激发农民卖“爱国粮”的热情,又不能出现“卖粮难”的问题。

1984年后,我到孝感市(县级)粮食局工作,主要负责粮食购销。当时国家经济形势逐年好转,粮食部门为搞好粮食宏观调控,在非农人口中发行本地“孝感粮票”,对棉产区和库区农民发行返销粮粮票。到了过年,非农人口还能凭粮食供应本按人头领取蚕豆票、黄豆票、花生票等,让城市居民能过一个丰盛的年。

1992年后,粮食计划经济逐步向市场经济过度,随着人民生活水平“节节高”,粮油及其制成品在超市到处有购,风行了40多年的粮票也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,受到收藏爱好者的“热捧”。

今年8月的一天中午,2岁半的外甥女米谷一边念着儿歌和唐诗,一边大口地吃白米饭,有几粒米饭不小心掉在了桌上,看到我的眼神,她快速地用小手拾起饭粒放进口中。这是因为,我的老父亲从小教育我,国家越强大越要爱惜粮食;从女儿出生到小米粒这二代人,我会时常讲老爷爷和我的故事,并拿出珍藏多年的全国粮票给她们看,让她们从小知道“粒粒皆辛苦”的道理。(孝感市孝南区纪委监委组宣部部长  李森林)

扑克三公游戏下载